澳门金沙平台网址

解读张承志《黑骏马》中的救赎意识

   张承志的文学创作在当代文坛引人深思。他背负着多元文化背景。这三大文化之间所缺乏的质的同构性,世俗与宗教、自然之间的精神指向的非同一性,便造就了张承志独特的文学风格。这里旨在从创作思想上,从拯救他者和自救两大方面,试厘清张承志小说的个体救赎意识,另细化拯救他者意识中的使者的拯救与非使者的代替性的拯救的具体内容表现。 
  关键词张承志 拯救 自救 
  一.拯救他者意识 
  自1981年《黑骏马》发表,张承志就已经走上了灵魂救赎之路,虽然路途坎坷却也成绩卓著。“拯救意识作为一种话语精神, 以英雄形象为符码,书写英雄对世界或世人的救赎神话,”1《黑骏马》主通过白音宝力格这个人物形象得以展开,在文中他是一个使者型人物,在近乎于鲁迅小说主人公“出走——归来——出走”2的情节模式中,他对于额吉、索米娅和小其其格无论是现实物质生活还是精神心理的满足都代表一种援助的渴望。非使者型人物虽然能在某些方面代替他行事,却不能完全替代白音宝力格在额吉、索米娅和小其其格心中的地位。 
  (一)使者的拯救 
  首先,《黑骏马》中,白音宝力格的到来,对于年迈而崇拜生命的额吉来说,如是佛爷给予的莫大恩赐,是她对生的希望;对于只有额吉和索米娅两个女子组成的毡房而言,意义是重大的。 
  从生存环境来考虑,草原是个艰苦严峻的世界,如果“男主人死了,包中的柱子就折断了”3。这就说明,白音宝力格对额吉的蒙古包来说将是支柱型的作用,得到他的保护毡包才能够构成稳定的格局。对于索米亚,白音宝力格的到来无疑给索米娅带来一定的安全。至于对小其其格的意义,她在瓦仓家是多余人。白音宝力格,这个母亲讲述的“巴帕”对于其是莫大的心理支柱。环境与文化影响着身处其中的人们的潜意识,白音宝力格作为毡房里唯一的男子自觉的在成长过程中形成保护、拯救他人的意识。 
  其次,受现代文明熏陶的白音宝力格在草原上传播知识文化,为救助他者有了更多的机会,这又在声誉、生活上给予额吉和索米娅的毡房以保护。 
  (二)非使者的代替型拯救 
  小说中,还有几个出现次数不多的角色,但他们也是小说文本不可或缺的达瓦仓、林老师和黑骏马。达瓦仓和林老师各以自身的某一方面达到了一种动态的平衡,这种平衡既是索米娅生活的平衡,也是白音宝力格心理的平衡。正是达瓦仓和林老师还有黑骏马各自从不同的角度代替白音宝力格完成着部分救赎任务,才使得索米娅与小其其格走上跟从前不同的道路。 
  达瓦仓一出场就向读者展示了草原人固有的豪爽助人性格特征。当索米娅与刚刚出生的小其其格给额吉送葬时,是他毫不犹豫伸出救援之手。按照草原风俗,给老人送葬一般都是以男人为主角,而且男子们除了近亲一般情况下不参加外人的葬礼。所以达瓦仓这时在替白音宝力格为额吉送葬,同时,又拯救了索米娅和小其其格。 
  最后分析的是贯穿小说始终的——“黑骏马”。黑骏马,它承载着拯救者引导被拯救者的希望和期待,同时也代表着被拯救者寄予拯救者的企图和愿望。因为在游牧世界中,生活过于辛苦,命运过于悲惨,潮来浪去的只是生命的降临和衰亡,于是,蒙古牧人在自己目所能及的世界中选择了一种寄托,这就是骏马。······马的速度保证着和鼓舞着人的意志和欲望,马从生产对象、从畜群的一员变成了人本身的一部分,使人完成着人已经不敢想象的事业。 
  小说中黑骏马正是使者白音宝力格主观精神的客观对应物,又是其留在草原上对被拯救者的殷切期望。白音宝力格重返草原使得这两个形象再次重合,共同完成着对被拯救者的新的拯救。所以,从这个角度看,黑骏马同样承担着对被拯救者进行拯救的使命。 
  二、自救意识 
  自救意识,是确认崇拜,寻求依恋的精神过程,即寻求精神信仰,以拯救自己,安慰彷徨困惑的灵魂。 
  首先,当白音宝力格在人生道路选择上犯下错误险些误入歧途而惶惑时,是年迈的额吉拯救了他的灵魂并把他养育成优秀的草原男子。然他却因文化道德不同,不能忍受额吉和索米娅而离家去上大学且一去杳无音讯。额吉下葬,他更没有回来探望。时隔多年,他望着埋葬额吉的地方,痛悔、自责和不安的心情,对白音宝力格来说是不言而喻的。为了寻得自己内心的安稳,减轻负罪感,白音宝力格只得朝着额吉葬身的山沟真诚地忏悔“······额吉,饶恕我。你不肖的孙子在为你祈祝安息。”4上马离开前,他默默地单膝跪下,双手拔起一束野草,在向额吉忏悔告别,以救赎自己的灵魂。 
  其次,白音宝力格对于索米娅的忏悔更是强烈、感人。在追寻索米娅过程中,小说描述了美丽的草原风光和他们往昔充满亲情的生活细节,与索米娅的人生困境产生对比,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差和情感冲击,来突出白音宝力格内心痛楚和焦灼的忏悔。寻求索米娅的路,事实就是白音宝力格自我心灵忏悔的历程,是他救赎自身的赎罪过程。 
  最后,索米娅送白音宝力格离去时的话语使得白音宝力格如释重负。他哭泣着亲吻青青茂密的草丛,准备把已成过去的一切都倾洒于此,然后怀着一颗更丰富,更湿润的心去迎接明天,就此完成了自我的救赎。 
  结语在商品经济的思维,多少人堕落在物质感官的刺激与享受中,还有多少人能守住精神上的一方净土?而张承志的小说中所反映出来的思想,恰如王晓明所说,今天的文化差不多是一片废墟,在遍地碎瓦中显现出孤傲的寂寞······。他是那个茕茕孑立的强者,固守着对心灵的艰难剖析,直面人生。在对张承志《黑骏马》中贯穿着的拯救与自救意识的一番粗浅的观照后,我们也许获得了一份审视自我、审视生命的眼光,如果我们用这份眼光去审视自己的心灵,我们也许会构筑生活的理想和信念;如果我们再用这份眼光去看整个世界,我们也许就会获得对于整个世界的通达、理解和感悟。 
  参考文献 
  1何清.《张承志残月下的孤旅》M.山东文艺出版社,199757. 
  2王銮.《张承志小说的救赎路线》.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288. 
  3张承志.《一册山河》M.北京作家出版社,212. 
  4韩可弟.《黑骏马》的结构艺术J.中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7(4)a